校长专访

让学生到了国外大学无缝对接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7/11/20    浏览次数:    

平和万玮


平和双语学校校长万玮谈IB课程:让学生到了国外大学无缝对接


编者按:


万玮是位颇有情怀的教育者,强调教育的社会责任。实践的同时,他不断思考教育者的使命所在和学校教育的意义。他相信,未来,学校在还会存在,但教育的功能将会转型。他说,要更加关注孩子的内心世界,要专注于孩子的品格形成与精神成长。他也特别强调,影响孩子未来发展以及他未来所处阶层的最大因素不是学校教育,是家庭。家长们在为孩子做选择时,除非迫不得已,不要轻易斩断孩子的“文化之根”。


平和双语学校是上海第一家招收中国籍学生的IB课程学校。校长万玮,1996年毕业于复旦大学数学系,是2006年上海教育年度十大人物,教育部国培计划专家库首批成员,著名班主任培训专家。

作为精英国际课程,IB课程的要求非常高,而平和最早的定位就是招收中国学生,努力把一个国际课程本土化。平和的课程设置很有特色,引进的是IB课程高中段的DP课程。目前招收的是此前接受国内基础教育的学生。帮助孩子在高中阶段适应IB课程,是学校的主要工作之一。

目前看来课程的效果不错:平和学生中考成绩上佳、有竞争力,报考上海最好的公办高中也有很大机会。同时,读书相对比较轻松,有时间和机会发展自己的特长。

那么,平和双语学校打造的IBDP课程的奥秘在哪儿?

首先,IB是精英课程,对学生自主学习能力、思维能力要求较高,真正的IB课程读起来并非轻而易举。万玮表示,不是所有的孩子都适合读IB课程,因此平和的招生也有所选择。

很重要的一环是面试。他介绍,平和的英文面试主要看英语口语能力,中文面试时间较长,一名学生平均要半小时,主要考察学生是否有独立的思想。有的考生笔试成绩非常好,但面试成绩很糟糕,知识面很狭窄,缺乏批判性思维,也缺乏个人的兴趣爱好。问到他们业余时间的分配,补课的原因和出国的目的,回答都是父母的选择和决定,这样的孩子很难适应国际课程。

其次,平和IB课程严格遵循国际课程的理念。有些学校的国际课程实际上是一种“洋应试”,用应试的思维来做课程,追求分数,以国外大学需要的指标为导向,而不是专注提升学生的综合素养。

万玮认为,“升学”只是三年高中学习的一个结果而已,国际课程的核心理念是培养全面发展的人,不能按照国内应试教育的模式去做。而实践是一种很有效的学习方式。IB的一门核心课程叫CAS,给孩子机会参与兴趣小组、组建社团、参与社会实践等等。有一名学生在高二做了一年平和电视台的台长,高三卸任时突然意识到自己并不喜欢做媒体,而更喜欢做公益。于是,她在高三又重新发起一个新的公益活动社团。还有一名学生在拿到大学offer之后仍然全力发起一项慈善活动。高三做CAS活动其实对申请大学并没有什么帮助,完全出于学生自己的兴趣爱好与志向。这些不功利、有种使命感的学生让学校赞赏。

第三,国际课程的本土化过程,需要打造一支优秀的教师队伍。这些年平和最重要的一项举措,就是培养了一批本土的教师队伍。本土的教师更理解本土孩子的想法,而且大多有海外留学的经验,能够熟练地用英文授课,能很好地融合中国本土教育和西方教育,帮助学生顺利完成过渡。这也是整个学校的核心竞争力。


Q&A

Q:《虎妈牛娃》

A:万玮


Q:多年积累下来,平和双语IB课程的特色和优势在哪里?

A:如果说今天的平和IBDP课程在社会上有一定影响力,也是因为我们的孩子经过IBDP课程的学习,能够很好地适应国外大学。曾经有个校友毕业两年之后回校,我问他:“在国外大学学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他说:“最大的感受就是高中学的东西都有用,到了国外大学无缝对接。身边也有从国内体制高中毕业出去的同学,他们很优秀,但是很迷茫,需要很长的适应期,但我很轻松,一方面英语能力好,一方面容易适应国外的学习,更重要的是我对自己比较了解,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擅长什么。”


Q:您如何看待中西教育理念之前的联系?

A:今天的国际教育大势就是互相学习,取长补短。那种认为中国教育糟糕西方教育完美的观点是很偏颇的,西方教育也有其糟糕之处。无论中国教育还是西方教育,本质上都是教育,它们之间其实也有很多共同点。平和这些年在教育上所做的努力,就是把高中国际课程的理念向初中和小学渗透,但我们基础教育的框架还是国内课程。

像我们这些在社会上打拼过的人回过头去看,应试能力其实就是在升学上有用。真正进入社会,其实很多人都是从零开始的,专业是否对口并不重要,很多都是在工作中学习。在这个过程中,更多起作用的还是一个人的内在品质。

西方有过非常严密的跟踪调查,影响孩子未来发展以及他所处阶层的最大因素不是学校教育,而是家庭。特别是对中产以上阶层家庭的孩子,未来读什么样的学校影响不大,他(她)已经在这个阶层。对寒门来说,孩子如果能读哈佛是一个改变阶层的机会,而对中产家庭孩子来说,决定未来的还是内在的品质。因为孩子将来缺的不是机会,而是把握机会的能力。


Q:您对打算出国留学的中国家庭的孩子,在年龄选择有些什么建议呢?

A:我最近这些年,特别是接触国际课程之后,有了一个越来越清晰的想法是,孩子接受西方教育是有必要的,可以开拓视野。未来中国所扮演的是国际角色,下一代的年轻人也一定是在全球平台上面跟国外的同龄人竞争,我们希望他们未来可以引领人类社会的发展方向,所以有一段出国学习的经历是非常必要的。但孩子毕竟是个中国人,最终还是要回国的,当然过去也有些人选择留在国外,但真正的事业平台一定是在中国。如果考虑到未来这些孩子还能回得来,我不建议孩子低龄留学。

这里的关键问题是“文化之根”。孩子出国越早,适应并接受西方文化的时间就越早。中西方文化还是有许多不可调和的冲突,思维方式迥然不同。如果孩子全盘适应了西方文化,也就意味着很难接受国内文化,若干年后如果再回国,即便长着中国人的面孔,也无法真正进入中国人的世界。如果“文化之根”断了,那么孩子的文化认同、自我认同都会在成人过程中出现问题,产生困扰与迷茫,进而造成的一系列在未来很难弥补的影响。

一个人内心的力量首先来自于家庭,是父母亲给予的,其次来自于他(她)的民族和文化。就这一点来说,我特别要提醒广大家长,在为孩子做选择时要千万三思。除非迫不得已,没有别的选择,不要轻易斩断孩子的“文化之根”。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021-68750848
浏览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