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专访

让“双母语”从乌托邦走向现实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7/11/20     浏览次数:    

浦东民办万科赵均宁


赵均宁:让“双母语”从乌托邦走向现实


赵均宁:上海浦东万科学校校长,曾任上外附中副校长,中国教育学会外语教学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兼外国语学校工作部部长,上海市教育评估院国际学校评审专家组组长。


阅读提示:这是一位学者气息很浓的校长,自小受家学熏染,传统文化底蕴深厚。多年来,赵均宁一直身体力行,实践着他提出的中外文化的交融和“化国际”的人才观。如今,在赵校长的丰富经验加持下,浦东万科学校将如何开辟双语学校的一条新路?


“双母语”从梦想到现实,对教育的极大补充


问:作为“神仙学校”上外附中的副校长、著名教育家,您是如何想到要投身浦东万科学校这样一所新创的民办双语学校呢?

答:选择万科,是出于对人才观的深入思考。学校教育大多是闭门造车,比较保守、单一,对人才的社会需求仅仅出于主观认定。后来,我意识到,对人才培养的标准,学校以外的单位同样有发言权。像万科这样的世界五百强企业,需要什么样的人才?教育与其他行业碰撞出新的火花,教师、校长走出象牙塔、走进社会,来追寻人才培养的真正目标。基于这样的想法,我做了这个选择。


问:浦东万科学校与其他双语学校相比,其特色是什么?

答:浦东万科学校是从20年前就开始创办的复旦万科实验学校起步的,它并不是一所毫无根基的学校。复旦万科实验学校C班模式如今发展成双语教学领域排名靠前、很有特色的学校——身处闵行的上海万科双语学校,受到家长和学生的欢迎。万科在创建自己的教育事业的过程中,经过探索、积累,确实有所作为,由此,浦东万科学校的创办也有其积淀。另一方面,作为面貌形态比较年轻的双语学校,它依托于万科集团在教育行业的抱负和愿景。万科教育集团立志高远,脚踏实地,视野宽广,做事效率高,对学生的培养期待也高。集团在对双语教育的理解上,提出“双母语”的概念,尽管这一概念学术上还在争论,但我在闵行万科双语学校的学生身上,发现“双母语”已成为现实;当然这与学生的家庭背景分不开,但万科的教育工作者能够在一个窄小的群体里,把“双母语”从乌托邦变为现实,应该说是对教育的极大补充。尽管这个群体很小,但正在逐步扩大,今天许多学生素质之优秀,足以说明学校教育理念的成功。

我加入浦东万科学校,必将努力把万科二十多年来的教育经验,结合我在上外附中的工作经验,嫁接到这所全新的学校,希望能够服务那些需要这种教育的群体。


问:您一向强调母语教学,在很多理念中也体现了中国文化独到的智慧,比如您提出的“三格教育法”,学生应该具备健康的体格、独立的人格和中庸的性格。前两格大家容易理解,您能具体阐述下“中庸的性格”吗?

答:这“三格”的提出来自我在上外附中执教时期的教育体会。学生自身成长愉悦,家长陪伴孩子有幸福感,学校对学生感到自豪,社会对学校培养的人才满意,这就是“三格”的意义所在。“中庸”这个词,比中和、平衡更妥当,涵盖得更精准。“中庸”二字不是不思进取、苟且偷安,不偏不倚谓之“中”,不异谓之“庸”,做事情要辩证、全面,是立身、成事的最高明智慧。客观冷静,尊重真理等等,都是中庸的内涵。


“英语论语”课程,教学生涯中最享受的时光


问:您在上外附中开设了一门独特的课程——英语论语,用英文来解读《论语》,这门课程会在万科学校继续开设吗?

答:“英语论语”课程的开设,是基于部分学生英语水平已经达到无障碍交流,语文学得也不错,用一般的教材、一般的教法来教他们,会迟滞他们的成长;如何教他们,我想到了“英语论语”课程。中国古文不是一门简单的语言,它承载着中国的文化基因、民族之魂,还有五千年的智慧。对这一层次的学生,需要超脱原有的中文、英语教学,着重提高其传统文化基础和积淀,突出语言学科的实践性。英语交流的具体内容不能只局限在吃喝穿戴上,简单的交际上;开设这门课,师生可以一起尝试着用英语表达中国的核心文化、核心价值观,中英文合参,互相促进,进入跨文化层次,真正朝双母语的目标靠近。

十几年过去了,这一无心插柳的成果,反而格外引人注目,也是意外收获。因材施教,有教无类,学生的思维天马行空,展开头脑风暴;这门课程是语言学科和社会学科的结合,教学形式可以用背诵、唱和、辩驳,全程用英语,论语的文本则参考朱熹、钱穆、南怀瑾、杨伯峻、傅佩华等古今学者的注释、解读。

只有中国人的外表,不能证明你是中国人,如何证明你是中国人?面对这类问题,我们的一个学生在英国的名牌中学面试中,围绕仁义礼智信侃侃而谈,他表现出的知识能力系统,获得了对方高度赞誉。


问:您能再举几个精彩的具体事例吗?

答:授课过程中教学相长,时时感觉祖宗的智慧就陪伴在左右,是我三十年教学生涯中最享受的时光。比如,有一次课,讲解“无欲速,无见小利。欲速则不达,见小利则大事不成”这一段落时,对这段话的翻译,孩子们提出的不是惯常的、思维定式的“More haste, less speed”,而是“Short cuts will lead nowhere”,抄捷径将一无所获。在那一瞬间,孩子们的思想火花是超越了字典、超越了旧译的。这是语言层面上的突破,非常享受。

还有一次课,讲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论语》本是课堂笔记,或许记录得不全,能不能继续接龙?孩子们的思路扩展了。有的说“乐之者不如迷之者”,乐而忘返,谓之迷也,用英语表达就是lost in thinking ;还能接龙吗?“迷之者不如痴之者”,为伊消得人憔悴,很好;再往下呢?有的学生说,“痴之者不如死之者”,这句话真是令我大为震撼,作为老师,我告诉孩子们,死不可轻言;那么,还能更进一步吗?苦思冥想后,一个学生竟然和我同时想出来,“死之者不如生之者”,give new life to it。有徒如斯,作为老师那种满足感令我难忘。学生给予老师的启发真是说也说不完,孩子天生就有创造力,规范、约束将不小心掐掉、盖住、窒息他的创新之芽。


入学筛选,更看重与家长的志同道合


问:浦东万科学校会在今年九月正式开办,许多家长正在观望中,大家对这所学校很感兴趣,比如招生条件,办学理念等等,您能否具体谈谈?

答:办学必须做到以下三点,首先要遵守国家法律法规,第二是遵循教育规律,第三是遵循教育者内心和学生、家长的需求。同时,这个时代有其自己的教育特征,中国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学校身处要建成世界卓越城市的上海,国际化特征非常显著,所以我们秉持双母语的办学宗旨,从根本上创造一个良好的英汉互相浸润的语言生态,提供优秀的教育服务产品。

对于小学生的入学筛选,面试时,我们更看重与家长志同道合。大家对孩子的未来定位较高,希望把世界上的优秀资源囊括在内,对师资有更高的要求,同时立足中国的传统,包括体制内办学的传统,添加进国际元素,才能实现我个人命名的“新共识教育”,与上海这个一流都市的地位相匹配的教育状态。

对于孩子我们没有特别的要求,但有些特别不希望他们做的,比如孩子千万不可虚假,不要说假话,假成长。虚伪老成不是高情商,高情商体现在谦虚、不居功、先人后己等美德。我们希望孩子成为精英人才,但是领袖首先是勇于牺牲自我的那个人,不是那么好当的。


问:您不仅是一位教师,也是一位父亲。对家庭教育,您有什么个人经验可以分享?

答:作为父亲,我认为,严格管教孩子是对的,中国的家庭教育也许不是最好的,但一定是是世界上最负责的、最有作为的家庭教育,我们应为此感到自豪。中国人历来有尊师重教的传统,特别重视家庭教育,目前,上海教育成果显著,上海学子在两次PISA测试中连连夺冠,家庭教育功不可没。上海的家长,特别是妈妈们很有专业精神,对教育的有关课题了解深入,值得称赞;家长们为孩子选择教育道路是良中选优,大可不必太焦虑,孩子的成长有其规律,要相信自己的孩子总会成才。孩子或许会大器会晚成,但哈佛、斯坦福也抵不过人生的真正幸福。母亲除了教育的职责外,别忘了,你是给生命、用爱呵护孩子成长的伟大女性。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021-68750848
浏览手机站